污名、阴谋论、中国模式:巴黎中外青年的疫中争论

2020年3月25日

2月,巴黎埃菲尔铁塔前的特罗卡迪罗广场。
3月,巴黎埃菲尔铁塔前的特罗卡迪罗广场。

刚进入3月的巴黎,冷冽寒冬尚未离去,在右岸华人区美丽城贝尔维尔的新中国餐馆内,一出由法国电台TF1出资的电视剧正在拍摄。当时,新冠肺炎疫情在意大利北部城市星火燎原般地蔓延开来。现场华人演员在无聊等待拍戏的同时,开始闲话家常,不免俗地谈到了步步向欧洲逼近的疫情。“法国人反应很慢,地铁上人都不戴口罩的,有可能跟意大利一样患者激增,”来自中国的女生伊春忧虑着。另一名叫嘉溪的中国男生突然提起:“现在世界各地意大利、法国、美国、澳大利亚都有疫情了,证明这病毒并非起源中国,听说意大利的病毒才是原生种,中国病毒已是第五代病毒了。”他又说,“有些阴谋论说是美国发明的军事武器,从夏威夷带到中国的”,“还是台湾媒体报道的!”坐在他身旁的我纳闷着。

根据疫情暴发早期的报道,大部分中国与国际专家认为,病毒疑似起源于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由于我当下觉得病毒的起源是个科学问题,并没将此言论放在心上,只冀望这场灾难可以尽早得到控制。想不到之后欧洲疫情不断扩大,这场从亚洲延烧到世界各地的危机,同时也触发了一场关于病毒起源、各国治理模式、资讯透明度、人权与言论自由的争论。

约一个多礼拜后,我在新闻中看到中国外交官赵立坚在Twitter上用中英文质疑“中国病毒起源论”,怀疑新冠病毒可能来自美国,要求美方政府公开资料,这让我想起了当时拍戏时的对话。于是,我询问了身边的中国朋友对这件事情的看法。没人支持病毒是美国输入的论点,但他们认为,目前不能断定病毒就是从中国来的。“病毒来源需要更多的科学研究证据,”来自江苏、在法国求学、工作超过5年的朋友克莱尔跟我说。“我不知道起源,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只能说中国是第一个有纪录暴发的,”曾在武汉求学的中国博士生Yuri·张表示。“我好多法国跟意大利同事也调侃说这是美国人的阴谋,”在巴黎从事时尚业的 Fiona 笑着说。好几个朋友对把这个病毒和武汉、中国划上等号感到气愤,觉得特朗普政府不应该提“中国病毒”,台湾多家媒体也不应持续用“武汉肺炎”这个称号。

虽然他们不是爱国主义者,却都认为,中国人(特别是武汉人)在抗疫上做出很多牺牲,也祭出了很多有效控制疫情的措施,值得西方各国效法。从这场疫情的全球化发展,能看出各国民众与领导人在防疫之外关心的议题差异,无形中也深化了人们对于相互防疫模式的不信任,并突显了海外华人的心情转折。相对而言,中国人很在意这病毒会被污名化,害怕这会影响华人的地位;他们讲求快速、整体的防疫策略,愿意为了防疫牺牲掉一些个人的隐私与自由,更希冀西方各国肯定中国的抗疫成果。对法国人来讲,就算需要升高防疫规模,通讯隐私、资讯透明度、可信的新闻报道仍是他们信任政府的关键,而人权与自由更是不可动摇的中心基础,如同一句法语谚语所说:“宁愿完整地死去,也不要迁就地活着”(宁愿死得自由也不愿活一半)。各国政府似乎都还在摸索最有效控制疫情的方式,不过鉴于当地习惯、传统和民众接受度不同,它们所采取的措施也有所差异。中国或是亚洲四小龙(韩国、台湾、香港、新加坡)模式是否可以套用在欧美地区仍是个问号,但这场论战无疑地才刚在西方各国揭开序幕。

2月,巴黎的游客。
2月,巴黎的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