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五分在线统计中国渔船闯入南海印尼水域

2020年4月1日

一艘印尼渔船准备去本国海域捕鱼。自从今年1月,中国渔船进入印尼纳土纳群岛附近的印尼水域从事捕捞作业后,当地渔民发现捕捞量已在下降。
一艘印尼渔船准备去本国海域捕鱼。自从今年1月,中国渔船进入印尼纳土纳群岛附近的印尼水域从事捕捞作业后,当地渔民发现捕捞量已在下降。

印度尼西亚纳土纳群岛——德迪知道纳土纳群岛附近的印尼水域里什么地方鱼最多。中国人也知道。在中国海警武装船只的保护下,中国渔船队一直在南中国海国际公认的印尼专属水域掠劫丰富的水产。德迪用的是渔网和鱼线这些传统捕捞方式,中国的钢质拖网渔船沿着海底打捞,破坏了其他海洋生物。中国的拖网捕鱼不仅侵犯了海上边界,而且在其经过的水域留下了一种毫无生气的海景。

“他们进入我们的水域,杀死了所有的东西,”德迪说。和许多印尼人一样,他只有一个单名。“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的政府不保护我们。”
由于担心冒犯最大的贸易伙伴,印尼官员淡化了中国渔船的入侵,试图避免与北京方面就它在这片海域的广泛主权主张发生冲突。但随着中国人越来越咄咄逼人地出现在这片水域,纳土纳群岛的渔民们感觉到了脆弱。“有段时间没人来,然后中国回来了,”纳土纳群岛县的副县长额斯蒂·尤尼·苏普拉蒂说。“我们的渔民感到害怕。”渔民们说,最近的事件发生在2月份,在中国海警船的护卫下,中国渔船再次来这个海域拖网捕捞。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看来似乎并未减弱它的全球野心。

渔民准备出海。
渔民准备出海。

然而,印尼渔业部否认了中国人有入侵行为。印尼政府不提供外国渔船入侵的数据。
中国在纳土纳群岛附近的非法捕鱼活动具有全球性的后果,它提醒了地区政府,北京对这片水域不断扩大的主权主张,而全球三分之一的海上贸易要经过这里的航道。但纳土纳群岛的地方领导人无法控制他们的海岸附近发生的事情。
“我们只有对我们岛屿的陆地部份行使权力,”纳土纳群岛议会主席安德斯·普特拉说。“省级和中央政府负责海洋事务。”
然而,分析人士说,由于好几个机构有保护海洋的责任,包括海军、海岸警卫队、海警和渔业部这里仅举几例,决策权非常分散。“在海上安全方面缺乏一个统一的牵头机构或统一的政策,”位于印尼首都雅加达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埃文·拉克斯马纳说。“中国人可以利用这一点。”

伊迪尔·巴斯里是纳土纳群岛一艘渔船的船长。
伊迪尔·巴斯里是纳土纳群岛一艘渔船的船长。

今年1月,印尼总统佐科·维视察纳土纳群岛时,中国人的肆无忌惮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涉及主权的问题上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佐科说。他讲此番话之前,印尼战斗机轰隆隆地从空中飞过,军舰在海上巡逻。但就在佐科离开纳土纳群岛的第二天,中国人又出现了。当地官员和渔民说,在中国海警的保护下,中国渔船在该水域捕捞了好几天后才离开。印尼渔业部否认发生过此类事件。在中国地图上,一条所谓的“九段线”把南中国海的大部分划归了中国,其中一段就划在纳土纳群岛以北海域。
虽然北京承认印尼对纳土纳群岛拥有主权,但中国外交部将附近海域描述为中国的“传统渔场”。
“无论印尼方面接受与否,都无法改变中方在相关海域拥有权益的客观事实,”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今年1月说。2016年,国际仲裁法庭裁定九段线没有法律依据。中国政府对这一裁决不予理会。
北京反而继续把有争议的环礁和小岛变成军事基地,让中国可以从这里向南中国海投射力量。
“我认为中国人会逐步占有印度尼西亚海、菲律宾海和越南海,”纳土纳斯群岛的渔民万达尔曼说。“他们的胃口很大:石油、天然气,以及许多许多的鱼。”中国渔民正在南中国海拖网捕鱼,帮助满足中国日益增长的海鲜需求。
但中国渔民也在为一个更广泛的目的服务。“北京希望中国渔民在这里捕捞,”美国海军军事学院中国海事研究所助理教授瑞安·马丁森说,“因为渔民的出现有助于体现中国的海洋主张。”
在佐科的第一个任期里,他的渔业部长苏茜·普吉亚斯图蒂曾反对中国和其他在印尼海域非法捕捞的国家。

纳土纳的一个渔市。
纳土纳的一个渔市。

印尼海军曾向中国渔船鸣枪示警。苏茜曾下令扣押外国渔船,还炸掉了几十艘。
其中一艘是越南的拖网渔船,现在还半沉在纳土纳的一个港口。
纳土纳群岛的渔民说,苏茜沉船政策的一个后果是,中国渔船不再敢大批入侵。
“她保护了我们,保护了印度尼西亚,”纳土纳群岛一艘渔船的船长伊迪尔·巴斯里(Idil Basri)说。但政治分析人士说,苏茜的立场虽然受到公众欢迎,但也惹恼了政府中的一些人,他们认为她太爱挑事。去年10月,佐科连任后挑选部长时,身为渔业大亨的苏茜不再担任部长,取而代之的是一位被认为对中国更温和的人。
渔民说,这种变化对纳土纳群岛的影响几乎是立竿见影的。
“中国的船只回来了,”德迪说。
在去年10月下旬佐科新内阁就任的第二天,德迪的船正在远离200海里专属经济区界限的地方捕鱼。根据国际法,只有印尼人才有在专属经济区捕鱼的许可。
一艘中国海警船出现了,另一艘也接着出现了。德迪赶紧把自己船的位置用录像记录下来:船在纳土纳群岛以北72海里处。虽然外国军用船只从这些水域通过并不非法,但这些海警船是在保护中国的拖网渔船。

一名渔夫骑着小摩托车从一个渔船码头上下来。
一名渔夫骑着小摩托车从一个渔船码头上下来。

把录像交给当地海事部门后,德迪等待行动。什么都没发生,所以他把视频发到了Facebook上。他说,印尼安全部门给他打了电话,听起来有点威胁的味道。
在整个2月份,德迪不断在该水域碰到中国渔船。有一次,他与中国人僵持了一个小时,后来因为缺少印尼方面的支援,他只好掉头离开。
“我们离开了,但他们仍在印尼海域,”德迪说。

这艘沉在纳土纳海岸附近的越南渔船因在印尼海域捕鱼被抓获。
这艘沉在纳土纳海岸附近的越南渔船因在印尼海域捕鱼被抓获。

中国在南中国海有争议的礁石上修建的设施,提高了中国海警在纳土纳群岛附近海域巡逻的能力。中国的渔船也可以在风暴期间在这些人工岛上避难。2016年,当印尼当局试图将一艘在纳土纳斯群岛附近作业的中国渔船拖走时,一艘中国海警船直插进来,切断了拖缆,让中国渔民得以逃离。
为了对抗中国人的出现,印尼在四年前开始在纳土纳群岛建立军事基地。如今,这里变得破烂不堪,除了几名士兵外,里面空无一人。
雅加达的最新策略是将数百名渔民从人口稠密的爪哇岛转移到纳土纳群岛充当海上哨兵。
但纳土纳群岛的渔民反对这个想法,因为爪哇渔民拿了国家的补贴,而且他们跟中国人一样进行破坏性的海底拖网捕捞。
万达尔曼说,由于近几个月来外国船只的大量涌入,他的捕获量已经少了一半。
但捕鱼是他的谋生手段,万达尔曼说。他居住的岛上只有两个红绿灯,除了大海,没有多少支持当地经济的东西。“我们的船很小,而且是木制的。中国海警配备了武器,很现代化,”万达尔曼说。“我在海上捕鱼时的恐惧比海还大。”

一艘印尼渔船的船员准备出海。
一艘印尼渔船的船员准备出海。